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解析几何之父 >> 正文

【丁香】胡茬里的青春(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01

潇潇是个阳光帅气的半大男孩子,今年才过十四周岁。他从小就非常懂事,平日里经常帮妈妈扫地做家务,星期天还会和爸爸下地干一些庄稼活儿。他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因此在大家的眼里,潇潇无疑成了好孩子的代名词。

可是最近,随着潇潇不断增高的个头,他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大了。曾经的潇潇很乖,他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小绵羊一样,温顺地跟在妈妈的身后。不论妈妈带他到哪里,不论妈妈跟别人说什么话,他从来不会反驳,更不会无缘无故对妈妈大吼。

可现在的潇潇,个子“蹭蹭蹭”拔节,脾气也“吼吼吼”渐长,似乎变成了一棵高大的、满身是刺的荆棘。这让他的妈妈无法靠近,无法与他沟通,更无法像往常一样去疼爱他。潇潇妈妈面对儿子的忽然转变苦恼极了。

潇潇不仅脾气变大了,上初中三年级的他还喜欢上了穿着打扮。他经常对着镜子一照就是半天,有时候上学都快迟到了,他才匆匆扒拉几口饭菜然后冲向学校。在饭桌上与他妈妈逗留的时间越来越少,到了最后竟然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般,几乎不怎么跟妈妈说话了。

直到这天下午,从地里回来的潇潇妈妈刚回到家里,就被潇潇的样子惊呆了。

只见潇潇一头像他爸爸一样乌黑浓密的头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红中带黄、黄中带蓝五颜六色的头发,在潇潇右耳上还明晃晃地戴着一个耳钉。潇潇妈一声不吭地盯着潇潇的头发,心里却是愤怒到了极点。自己的儿子,自己那个全村人嘴里乖巧懂事的儿子哪里去了!居然整了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鸟窝头!潇潇妈的眼睛被儿子鲜艳的头发刺得生疼,甚至哆嗦了几下,有点站立不稳的样子,没办法只好找了一把小椅子,慢慢坐下来,想好好跟潇潇谈谈话,记不清有多久她们母子俩都没有好好说过话了。

然而潇潇可没有什么心情静下心来听妈妈唠叨,他看到妈妈那站立不稳的样子,没有一丝愧疚,反而从容地从妈妈身边走过去,径直走到自己卧室里“呯”的一声关死了房门。潇潇妈看到儿子对自己冷漠的样子,心都要碎了。为什么?为什么一切的付出就换回了个这样的结果?潇潇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妈妈?

凭良心说,潇潇妈真的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好妈妈,虽然她是位农妇,但是她与村里其他种地的农妇又有很大区别。那些农民们只会埋头苦干,年复一年地过着春种秋收的生活。她虽然也种地,但是她的思想却不仅仅在于种地,她努力地吸收一切先进的农业知识,科学种地,因此她种的作物都比其他农民的要好得多。在对潇潇的培养上,她也可谓是用心良苦,她不仅对潇潇关怀备至,而且还特别讲究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因此在以前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潇潇都对她非常尊敬。在潇潇的心里她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进了卧室里的潇潇,正在玩电脑的手猛然一抖,脑海里又浮现出刚才在客厅时妈妈看他的眼神。曾几何时,妈妈看他的眼神里,全都是满满的爱意。妈妈还会时不时地亲亲他小脸蛋,跟他拉拉勾,和他玩玩捉迷藏,在他头上用彩色的毛衣线扎个小头发辫儿,把他打扮成个女娃娃。看着他红扑扑的笑脸,妈妈笑的更甜了,连眼角浅浅的皱纹都显得那么美。可是,可是后来,后来潇潇长大了,妈妈不再像小时候一样那么全心全意的疼爱他了。而是给他买了几百本各式各样的图书,规定他三天看一本图书,还要把整本图书的内容给妈妈复述一遍。据妈妈说,那是她查的电脑,电脑上说阅读的书籍多了,对写作文有很大帮助。于是潇潇只有把自己关进卧室,每天一有空就看妈妈给买的图书。可是每每到学校后,听着别的孩子星期天后根本不用读书,而是可以骑着自行车到处跑着玩,还可以去网吧玩游戏时,潇潇的心里瞬间不平衡了,真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为什么我不可以不读书?为什么我要这么乖?为什么我不可以出去玩?

这成了潇潇心底的呐喊,于是他越来越烦妈妈。烦妈妈对他一成不变的教育方式,烦妈妈的唠叨,也越来越不想让妈妈管自己,不让妈妈掌控到自己的一切。妈妈让他往东,他偏偏往西,妈妈让他带把雨伞,他偏偏选择淋雨……

潇潇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很讨厌妈妈对自己的爱。以前妈妈也是这么对自己的,细心地安排好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每一段行程,每一个细节,包括每一份妈妈用心为自己做的增高食谱。纳闷的潇潇忽然没心情玩游戏了,他站了起来,惯性地来到了镜子旁边,他看到了镜子里帅气的自己: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突起的喉结……

再端详,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嘴唇上居然长出了几根细细碎碎的小胡子,另外一些小胡子也在争着从皮肤里探出脑袋来,这让潇潇觉得很有趣,同时也在心里暗暗道:“哈哈,我终于不再是小屁孩儿了。”

02

到了学校后,潇潇还沉浸在自己长胡子的兴奋中。带着这种心情,他开始观察别的男生,结果发现班里跟他年龄相仿的男生都还没长出胡子,难道是自己发育得早?这个想法让潇潇又一次兴奋不已,因此再打篮球时,潇潇就蹦的更高,抢球和运球时也显得霸气十足,充满了活力。这么出色的他,引得班里的一些漂亮女生纷纷向他看个不停。他心里暗暗得意:“嘿嘿,咱现在可是纯爷们儿!”

转眼间距潇潇发现长了小胡子已经两个月了,潇潇的小胡子有稀稀拉拉变得浓密起来,看起来既像草坪上那无人修理的杂草,又像是维吾尔族那卖羊肉串的大叔的胡子,黑黑的、长长的,茂密地遮住了潇潇的上下嘴唇,潇潇妈看得直摇头,一次次建议潇潇剃掉胡子,可是潇潇只是对妈妈翻个白眼:“你懂什么?什么都不懂!别管那么多好不好!”

尽管潇潇非主流的头发和篮球场上的表现博得了女生的青睐,也让他在男生中显得更加有威望,可是学校还是对他进行了警告。原因是他的头发太过招摇,与学校教书育人的严肃形象显得格格不入。因此学校通知潇潇妈去谈谈,并跟潇潇妈沟通潇潇最近的出格表现,比如去网吧、旷课、跟学生打架等。潇潇妈听得张大了嘴,老师口中的那坏小孩真的是自己那曾经乖乖的儿子吗?潇潇妈又气又恨地回到了家,就向理发店走去,她要买把剃须刀,她要亲自刮了儿子潇潇那黑黑的小胡子和五颜六色刺眼的头发。

这天放学,潇潇刚一回客厅,潇潇妈就“呯”地一声把客厅门反锁,然后手里高高举起一个剃须刀,一步一步向潇潇逼近。

“你干什么!”潇潇跳起来吼道。

“你问我干什么?你还敢问我干什么?今天我去学校了,学校的老师把什么都给我说了。你行啊!你长能耐了啊!我和你爸爸这么辛辛苦苦的供你上学,你到好,天天在学校里旷课,去网吧,打架,还染个乱七八糟的头发,留个邋遢的小胡子,你说说看,你到是给我说说看,你想干什么?想变成个社会上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是不是?你这是想要气死我啊……”潇潇妈说到最后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潇潇看到妈妈这么失控的样子,也是吓了一跳,但是坚决不让妈妈给他剃头发和胡须。

潇潇妈哭累了,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仍然坚定不移地要剃掉潇潇的发须。潇潇依然不从,于是潇潇妈就说出了一大堆应该剃掉的理由。潇潇听着听着就愤怒了,他一下子跳起来,用手指头指着妈妈的鼻子大声吼道:“你凭什么要把我的头发和胡子剃掉?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小孩了!我有自己的审美观,你懂什么?你什么也不懂!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不用你管!”

“哼!不用我管?”妈妈冷笑一声,接着又道:“可以!从今以后,我不再管你的事情,但是你在学校犯什么事情,老师再打电话让我去谈话,我是不会再去了!凭什么你惹出事了老师要吵我?还有,你不是说不要我管你吗?那好,以后你的学费、生活费我和你爸爸也不会管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妈妈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第一次没给潇潇做晚饭,第一次不管潇潇饿不饿。这让潇潇目瞪口呆,有点不知所措。难道以后真要靠自己来面对一切吗?

夜越来越深,妈妈还没回来,潇潇像头小困兽,在客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因为妈妈不仅自己走了,而且把他也反锁在家里了,现在的他是既饿又害怕,害怕自己其实根本无力应付将来没有爸爸妈妈护着的日子。

“吱呀”门开了,门外站着眼睛红肿,看起来极其疲惫的潇潇妈。妈妈憔悴的样子,让正在走来走去的潇潇呆了片刻,记忆力从来没见过妈妈这么绝望过。

潇潇一咬牙:“好男不给女斗,唉!谁让我是她儿子呢?谁让她是我妈呢?如果妈妈要是跟别的女人一样想不开,一哭二闹三上吊,出了什么事情,那爸爸回来可是会饶不了自己的。还是让妈妈把我胡子剃了吧。”

03

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潇潇闭着眼睛对妈妈说:“妈,你剃吧,你今天先把我胡子剃了,明天我给学校请半天假,去理发店让理发师把我头发染黑,再剃短点。”

正处于伤心中的潇潇妈听了儿子的话,沮丧的眼睛里忽然闪起了一丝微弱的亮光,她仿佛看到了听话的乖儿子又回来了,他正仰着可爱的脸庞甜甜地看着她笑。好久了啊,好久了,潇潇一直叫自己“你”现在居然叫自己“妈”了,可见过去那个懂事的潇潇终于回来了。

潇潇妈眼里飞着泪花,三步并作两步走近卧室,拿出剃须刀:“潇潇,你真的想通了?自愿让妈妈给你剃胡子?”

“想通了,妈你快剃吧!”潇潇闭上眼睛,果断地说。心里却在默默地想:反正胡子长的很快,不几天就出来了,你剃了也没用。

“嗡嗡嗡”剃须刀一阵连续不断的轰鸣后,潇潇厚厚的嘴唇上已然少了平日里那茂盛的胡须,整张脸看起来白白净净,充满了朝气。潇潇妈看着儿子干净清爽的样子,轻轻舒了一口气,笑了。在她眼里,现在没有胡子的潇潇,可要比长胡子的潇潇顺眼多了。

第二天,潇潇果然不食言地去了理发店,把他那五颜六色的头发又染黑了回来。他还让理发师把长头发剃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精神的小平头。站在阳光下面穿着校服的潇潇,与以前那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叛逆少年简直判若两人,干净的气息让他看起来宛若天上的天使一般。潇潇妈看得湿了眼眶,在她心里觉得这才是潇潇的本色。

可是潇潇妈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她眼里重新变乖的潇潇其实并没有变得那么乖,之所以配合了她,是因为潇潇自己还小,完全不能适应没有妈妈伺候的日子,所谓的理发刮胡子,都不过是在她面前使的一个障眼法而已。

因为接下来一连几天,潇潇妈总会在潇潇经过自己身边时,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生姜的味道。

为什么潇潇身上会有这种味道?潇潇妈百思不得其解。可是看到回家后表现得一切正常的儿子,潇潇妈又把心底里莫名的忐忑不安压了下去。

看到轻易地骗过了妈妈,潇潇暗暗在心里得意,哈哈,妈妈不是不想让他留胡须吗?他偏要留,而且他还用了一个迅速在短时间内长出胡须的方法,那就是在嘴唇上涂抹生姜水。

虽然涂抹生姜水的时候有轻微的蛰疼,但效果简直是没得说,看看,才不到五天,被妈妈剃掉的胡子又长出了黑黑的胡茬,用手一摸硬硬的,比以前软软的胡子更显得多了些阳刚之气。潇潇得意洋洋地摸着小胡子,暗暗在心里乐开了花,以这个速度长下去,不愁剃掉的胡子长不出来,反而会长出更黑更浓密的胡须。到那个时候,妈妈就是再想说什么,也没用了,因为这是自然生长的,不是他刻意留的。哈哈,想起来就开心,自从胡须长出来后,班里的女生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据说女生们可都是喜欢那些成熟的男生呢。

果然,当潇潇妈再次看到那茂密漆黑的胡子,以她提防不到的速度迅速在儿子嘴上蔓延时,惊呆了,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印象中自己老公的胡子,也没有儿子胡子长得快啊!难道儿子正处于生长发育的巅峰期,连胡须也比成年人长得快吗?

看了看妈妈惊诧的眼神,潇潇笑了,他难得地对妈妈说:“老妈,我去上学了哈,拜拜。”把目瞪口呆的妈妈留在了身后,潇潇笑得灿烂极了,两手插在衣服兜里,吹着口哨心情愉快地上学去了。

04

潇潇在妈妈无奈的眼光里来到了学校,刚好一阵清脆的上课铃声响起,他踏着铃声进班了。时间算计得可谓一分不多一份不少,这让几个平日里的狐朋狗友暗暗佩服不已,纷纷向他投来了赞叹的目光。其实除了他的几个痞子好友,还有一个女生对他也挺感兴趣,那就是张笑笑。

说到这个张笑笑,那也算是班里的一个风云人物。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女孩不仅跟学习好的人关系很好,跟他们这几个不正经学习的人也打成一片,甚至敢在课堂上公然顶撞老师,因此老师们对张笑笑十分头疼,却也无计可施。因为学校明文规定了,不允许打骂学生,要提倡素质教育,说服教育。凡是有学生举报老师不文明教学,辱骂或者殴打学生,这位老师就不用晋级了,还要被学校通报批评。在这严肃校规校纪的重压下,老师们是敢怒不敢言,尽量不去惹张笑笑,上课的时候她爱学就学,不爱学就不学,就是她一声不吭地走出老师课堂,老师也不会去过问。若是遇到哪个新来的老师加以阻止,那张笑笑就会走向讲台,直接走到老师跟前,轻蔑地对老师说:“你凭什么管我?我张笑笑想学就学,不想学就不学!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是我妈?还是我爸?”

为什么会患上癫痫病呢
上海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些呢
宝宝得了癫痫病应该怎么办

友情链接:

熬清守淡网 | 第二十一 | 膝盖摔伤怎么消肿 | 全民英雄卡片爆率 | 短发怎么用卷发棒 | 混凝土固化剂施工 | 月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