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蓝宇在线观看 >> 正文

【江南守候】爱若轻尘(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姐,孟少爷和钟小姐的尸身找到了。”欧阳清婉的贴身侍婢小声说道。小姐这些日子总是发呆,人也消瘦了不少,估计是担心孟少爷吧,太可惜了,以前的小姐再也回不来了。

欧阳清婉支着腮边的手动了动,缓缓抬起未施粉黛的脸:“小含,我终究还是打动不了他的心。”

黛眉轻皱,眼神迷离,眼眶中含着泪水,小脸十分苍白,看得小含特别心疼。小姐二十年如一日地关心着孟少爷,可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感动呢?

欧阳清婉瞧了瞧鲤池里成双成对的锦鲤,无奈的叹息:“小含,陪我去看看吧。”

志哥哥,没想到你最终还是为了她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志哥哥,我想你。

推开门,一股浓烈的恶臭迎面扑来,她推开阻止她的小含:“就让我送志哥哥一程吧。”再大的异味她也不在乎,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

掀开白色丝布的一角,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欧阳清婉捂住自己的嘴唇,泪滑落下来。昔日英俊的志哥哥如今却变成这般模样,怎能不让人心疼。

揭开整块白布,相互依偎的身形便暴露在小小木板上。他们十指相扣,全身紧靠在一起,即使身体僵硬,可却觉得他们依旧活在眼前的世界,他们眉目传情,他们相视而笑…….

一滴滴泪滴落在孟秋志的脸上,顺着他的眼角流下,他是否还记得,这世上还有个人,为他哭得肝肠寸断。

“志哥哥,一路走好,钟姐姐,请照顾好志哥哥,我祝福你们。”

小含走上前将小姐扶住,而后吩咐管家好好埋葬他们。欧阳清婉却目光坚定的回头:“我要亲自埋葬他们。”

天气微凉,清晨的竹林中透着寂静,却时时有异声传出,惊得竹梢上的鸟儿频频惊飞。

一袭白色的衣裙早已被泥土染黄,一颗颗泪珠淹没在土中,欧阳清婉不停的挖着泥土,小含不忍心,便动手帮忙着。

志哥哥,婉儿知道你喜欢雅致的地方,这片竹林可以让你一直和钟姐姐不被打扰,婉儿会一直陪着你们的。

不知过了多久,暮色已降临,小含扶着小姐走上轿辇,留下几人看守便打道回府。

志哥哥,你看着月亮好圆啊,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再次在月光下舞剑?

清晨的竹林中空气特别清新,时时传来舞剑的声音,一袭白衣,一把佩剑在青翠的竹中显得更为清秀。那身影时而翻飞,时而侧卧,时而凌跃,她不知疲倦,忘我的舞着,细小的竹叶时时飘落下来,与尘土融为一体。

欧阳清婉仰身躺在地上,轻闭着双眼,享受着这宁静的时刻。

记忆拉回到很久以前。

那年我八岁,志哥哥十岁,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优秀的人,看着志哥哥在爹面前熟练的背着我一个字也记不下来的课文,看着他和先生比试武功,谈论剑术。我竟发觉他如此吸引我的目光,吸引着我不断地靠近。

当我得知他会在欧阳府住一段时间时,我欣喜若狂,每天偷偷地看着他练剑,偷听着他背书。那时的我竟觉得特别难背的课文也变的生动易记了起来。

我想那时候他应该就被我记在心上了吧,我央求爹让志哥哥教我练剑,就算爹拿每天要背课文来与我交换条件,我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我只是想与志哥哥多呆一会,不再是偷偷的看着他。

志哥哥在欧阳府中呆了五年,我已十三岁,他十五岁。志哥哥变得愈发英俊,只是不太爱笑,我依旧每天跟着他练剑。偶尔受了伤,他也会小心翼翼的给我包扎。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如此幸运,能遇上志哥哥如此优秀的人,他小小年纪便能写得一手好文章,在剑术上,欧阳府已没有他的对手,这样的少年,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与他携手一生呢?

十六岁那年,我鼓起勇气向他坦白积攒在心中的爱意,却没想到他一声不吭地离开了。从第二日起,便刻意的疏远着我,自那以后,我又如同小时候那般,每天依旧偷偷的看他练剑背书。

悔恨之意萦绕在我的心际,如果我不坦白,是不是可以一直待在他身边?偶尔还可以为他的温柔小小的感动着,红了脸颊,乱了心跳。

一次大雨过后,空气格外清新,我高兴的去老地方等志哥哥去练剑,许久却不见人,在回府必经之路寻找着他,终于触及到目光,可是他的肩上却背着一名粉衣女子,他们二人满身泥泞,时不时还有鲜血滴在泥上。

我连忙追上,也仅有那次,他没有推开我,默默地接受我替她上药。

心中有万千疑惑,但我却不敢开口,怕如上次那样,志哥哥再也不会理我。

后来从爹口中我才知道,原来她叫钟灵,她二娘想让她嫁给贪图美色的富家公子,以此来换取大量钱财。新婚之夜,她拼命逃了出来,差点被追来的家丁捉回去,幸好志哥哥路过救回了她。

我虽然可怜她的身世,但也不能成为抢走志哥哥的理由,那时的我想尽一切办法让志哥哥注意到我。

我见他们终日在一起赋诗,每每相视而笑,我的心便宛如刀割,志哥哥舞剑,而她则素手抚琴,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让我好生艳慕。

那时的我才知道,原来志哥哥喜欢温婉的女子,喜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

而我,只是个会舞剑喜爱打闹而不愿读书的顽皮小姐罢了。志哥哥喜爱她穿粉衣,而后她便只着粉衣,我看了看身上的蓝衣,毅然决定,此生只着白衣。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改变,志哥哥的目光便多停留了一会,我按捺着狂乱的心,继续改变着自己。

后来我才知晓,原来志哥哥的母亲钟爱白衣一生。

刚开始学琴时,我的手指经常被琴弦划伤,有时疼得连筷子都拿不起,但我咬牙坚持着,只要想到志哥哥的目光会为我停留,我便什么都不顾了。

我陆续学习了棋、书、画,回想起来,竟叫我害怕。我收起玩闹的心,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改变之上。学棋的时候,我经常思考到头疼,有时躺在床上半夜也会疼痛难忍,我不敢告诉爹,怕他不再让我学棋;书法对我来说也是十分困难,我从小便不喜读书,更何况写字,有时候一整天的练习导致手不停地抖动,大夫叫我按时休息,我却一刻也不敢怠慢;爹是书画大师,为了学好画,我每天都呆在爹的书房,终日拉着他教我作画。

爹看着我终日与琴棋书画为伴,很是欣慰,他笑着摸着我的脑袋,说我越来越像大家闺秀了。

我笑着应付着,只有我知道,那过程是多么痛苦与辛酸,但是为了志哥哥,我从来不会后悔。从没想过,有天我会为了一个人,做我最不愿之事。以前的我,再也找不到踪影。

已经多年不曾像小时候那般玩耍,每当玩伴找我时,我都闭门不见,时日久了,他们便也不再来,而我每天依旧关在屋中学习如何当一个大家闺秀。

大家都发现我的变化,志哥哥也会偶尔和我说上一两句话,我很开心,但是他们还是每天在一起谈论诗词歌赋,让我觉得我还是配不上志哥哥。

十年时间,让我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已让我芳华不再,爹也终日为我拒绝他人的提亲而发愁。

这辈子,我想嫁之人只有志哥哥,如果不能结为夫妻,我宁愿终生孤独,只要能让我呆在志哥哥身边,一切都已足够。

我不再是年少的婉儿,这些年我也知晓,有些事勉强是没有结果的,所以,即使我的心在滴血,我还是不会破坏你们,你依旧是我最爱的志哥哥。

那个日子我永远不会忘记,志哥哥,那是我们永别的日子。那天,钟姐姐上悬崖去捡你送她最爱的丝绢时不慎掉落崖底,你我都知晓,那死亡谷深不见底,失足掉落定会凶多吉少。是不是注定躲不过这劫?我祈求上苍,不要带走你心爱的人,也是在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钟姐姐也如我一般,视你如性命,我是否该高兴,我输给了这样的她?

志哥哥,其实你本该活下去的,但你却不忍看着最爱的人孤独地离开,你奋不顾身地跳下了悬崖,与钟姐姐一起,离开了这个让你们惦念的世间。

你们消失的那一刻,是否看到了我眼角的泪?不舍,痛苦,留恋,却再也留不住你们。

在我眼前,我最爱的人离开了,这世间又多了一份思念,平添了一份哀愁。

志哥哥,我想你了,你好吗?

躺在地上许久,睁开双眼,入眼的都是淡蓝色,欧阳清婉优雅转身,拾起佩剑,在微风落叶中缓缓地走向才建起的竹屋里。

“小姐,换上这套蓝衣吧,这是你最爱的。”小含打开了箱子,满满的都是蓝色。这是她帮小姐整理衣物时发现的,她知道,小姐若是回到以前,一定还会开心起来的。

轻转目光,触及满目的蓝,她不为所动:“拿去烧了吧,我此生只爱白衣。”

志哥哥,你爱的,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爱下去。

这些年,她已习惯了安静的品着茶看书,此时,她又手拿着书卷,认真品读起来。

读到动容处,一滴泪滴落在书卷上,浸透了书页,她淡淡笑着,执起瓷杯,有些微苦。

志哥哥,这世我守着你,下一世,你能不能先找到我,让我能住进你的心里?

起风了,竹叶沙沙地响着,似情人的低喃。

女性如何注意癫痫病
通化癫痫医院哪家好
脑外伤一定会引起癫痫吗

友情链接:

熬清守淡网 | 第二十一 | 膝盖摔伤怎么消肿 | 全民英雄卡片爆率 | 短发怎么用卷发棒 | 混凝土固化剂施工 | 月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