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溪南中学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带上我的吻走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 带上我的吻走

这是一个特别的地方,而在这里又即将举行一场特殊的婚礼。

整个大厅里庄严肃穆,新郎陈东的照片高高挂在大厅的上方,周围被洁白的鲜花点缀得清新淡雅。他安静地躺在那用白菊花包裹的水晶棺中,那么安详、那么恬静,仿佛刚刚睡去。绿色的军装上覆盖着一面鲜红的党旗,让来宾感觉到他那国字型的脸庞上竟然有一抹淡淡的红晕。

新娘静馨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在人们的掺扶下缓缓走来。她苍白的脸上略施粉黛,形容憔悴,却在唇上抹了厚厚的唇膏,显得与这个肃穆的场面很不协调。她的脚步是那么轻、那么轻,生怕自己的脚步声惊醒丈夫那沉睡的梦。

一切都好象在梦幻之中,她望着远去的他,心在颤抖却努力让身体保持着平衡。那昨日还活泼开朗、朝气蓬勃的他怎么一下子安静起来呢?

她想起来了,那是他们一起去商场,为今日的婚礼采购喜糖和一些日用品。走在大街上,他滔滔不绝地和自己述说着他的念,他的想、讲着感谢她多年来对父母的照顾、讲着他们初恋时的那些有趣儿的事情……他们手拉着手象鸟儿一样欢畅。突然听到前面的大桥上有人在呼喊“有人跳水了!”陈东拉着自己的手突然放开了,箭一样向出事儿的地点跑去,连衣服也没来得及脱就跳下水去……那人得救了,可自己的爱人却永远离她而去。

部队领导要为陈东请功,老百姓也自发地写万言书请求对他嘉奖。但这一切对静馨来讲都不重要了,她只有一个心愿——婚礼照常举行,她要用自己的爱为丈夫送行。

从下车到走进大厅,那段路是那么短,可静馨却感觉是那样长。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用眼泪来告别、不要让他感到我的悲伤,因为他说过最爱看我高兴时的灿烂……”。

一切都在有序进行着,可静馨的心里空荡荡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她的眼睛一刻也不肯离开陈东的左右,好象感到他的心还在轻轻地跳。她在心里默默地告诉爱人“你放心的走吧,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爹娘……”

诀别的时刻到了,她不顾一切地挣脱了身边的人,冲到陈东的身旁。把自己的最后一吻印在了爱人的腮旁。“带上我的吻走,一路走好!”

人们惊呆了,为他们的爱、为他们的情。

■ 八旬老汉脸上的吻痕

刘老汉今年已经八十岁了,但身体硬朗基本没什么毛病,所以医院要想挣他几个药费钱,那是一个字——难!可就有一样不好,他太瘦了,用东北话讲“都瘦抽挡了”好象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跑。远远看去整个人象根棍儿似的,所以人送外号——老杆儿。

老杆儿有个嗜好,就是爱上大街遛弯儿。一边走一边哼着京戏里的西皮,好不惬意。

这一天,老杆儿吃完午饭,又心血来潮出去遛弯儿了。只见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那摆地摊儿的、纺棉花糖的、捏面人儿的吸引了一群群小孩儿,给整个大街都增添了活力。

老杆儿正哼哼唧唧往前走着,却只见对面来了一个“美女”,但只见她一头的黄头发、紫药水似的眼睫毛再加一个血盆大口,简直让人无法接受。她也在哼哼着什么,但就是听不清楚。老杆儿不知是哪根儿神经错乱了,竟然想搞明白她究竟在唱的是什么?于是慢慢向她靠拢。

忽然那“大美女”冲上前来,抱着老杆儿的头就来了一口,霎时老杆儿那干瘪的腮帮子上就留下了一个醒目的大嘴红痕。周围的人先是一惊,随即又轰然大笑起来。老杆儿那个羞啊,干瘪的老脸上是青一阵、红一阵的,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多亏旁边修鞋匠的一席话才给他解了围“她是个精神病、单相思,见着男的就激动。半夜偷茄子——不管老嫩!”

从那以后,老杆儿再不敢出去胡走了,躲在“华宇”大厦里看看电视、听听新闻来打发时日。

■佛家弟子脸上的吻痕

歪头山那庄严的大庙里正在上早课,但见大殿内外香烟缭绕,钟罄之声响彻云天,在木鱼儿声声的伴随下,众佛家弟子齐颂经文,一派庄严肃穆景象,好不壮观。

老方丈用严厉的目光扫过膝下弟子,忽然他的目光落在悟能的脸上,只见他那白皙的脸庞上一个清清楚楚的吻痕赫然在目。仿佛一柄利剑迎面刺来,老方丈既感到恼怒又感到无地自容。想自己多年来对弟子们严加教诲,从没出现过对不起佛主的事情。今日之事让他在坐化之后有何脸面去……

他立即让身旁的明空悄悄地把悟能带到后殿,厉声地命他面对佛主跪下。那小和尚还不知自己犯了什么戒命,委屈地跪在那里一言不发。说:“你腮上的吻痕从何而来?”

“什么吻痕?”小和尚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想自己循规蹈矩从未做过出格的事情,这吻痕又从何而来?

忽然,他脸一红,昨夜的事情在眼前又闪现了出来。那是三更时分,他去外面解手回来,隐隐约约感到有人尾随而来,可看看身后却连个鬼影子也不见。他一想可能是自己胆小怕事儿,才疑心生暗鬼的吧?于是倒下头来就继续睡觉了。没想到自己身边忽然多了个妙龄女子,只见她年方二八,妖艳无比。那真是杏目传情、莺声笑语、粉胸低露、消人魂魄。把个悟能看得是目瞪口呆,不知所以。但他知道自己是佛门弟子,六根清净,绝不可做出越轨的行为。就双目紧闭,一连串的“阿弥托佛”源源不断地从口中流了出来。任那女子百般挑逗就是不理不睬。那狐狸精用尽了狐媚之情也没有夺去小和尚的真阳,眼看鸡就要叫了,只好一点悟能的额头说:“小冤家,看来我们是今生无缘了”!又在他脸上轻轻一吻愤然离去。悟能心中窃喜又昏然睡去,哪想到这一睡就过了头,到了上早课的时候才慌忙爬起,脸也没来得及洗,就到了大殿之内颂起了经文。

听了事情的原委,老方丈轻叹一声,既为悟能的六根清净高兴,又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耻。这堂堂的佛家净地竟然有狐狸精堂而皇之地出入,真真是老衲无能啊!遂辞去方丈之位,手捧衣钵云游四海去也!

婴儿癫痫病能不能治好
合肥癫痫治疗医院
北京癫痫病正规医院

友情链接:

熬清守淡网 | 第二十一 | 膝盖摔伤怎么消肿 | 全民英雄卡片爆率 | 短发怎么用卷发棒 | 混凝土固化剂施工 | 月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