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乡镇干部考察材料 >> 正文

【丁香】请来我浮生做客(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微雨轻扬,润湿了寂寥的古巷。方舒同静静地走着,那从骨子里渗出的抑郁,使周围的空气沉闷到了极点。已是黄昏,在这曲折的巷道,就连街角路灯的余光也隐藏在黑暗里。离出租房仅有十米之遥,方舒同却走得无比艰难,仿似又要步入绝望的深渊。

不足十平米的出租房,如方舒同的孤独,唯一的一张床上,堆放着他简单的行李。方舒同默默地将自己扔在冰冷的床上,满身疲惫却毫无睡意,他点燃一支烟,试图驱走浓浓的无奈和悲哀。

他彻底茫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这座北方的城市,不明白自己生存于世到底有何价值,满腔的热情被冰冷的现实慢慢浇熄,他终于明白自己的梦想有多么的可笑天真。原本以为会写几首破诗和散文能找到一份舒适而体面的工作,当四处碰壁,索求无果,身无分文才死心。多姿多彩的现实里,没有侥幸和怜悯,一切利字当先。

方舒同决定终止这场可笑的梦想之旅。等明天天一亮,去找个制衣厂老老实实地干回老本行。他掏出打火机,从行李里翻出一大摞稿纸,在墙角里,把这些年的笑话焚烧个干干净净,他忍不住想放声大笑,终于解脱了,梦想的天梯全都是虚妄呵。看着满屋的纸灰飞舞,他忽然觉得自己就跪在祖坟前,向列祖列宗忏悔罪过。

笑着的方舒同,眼角的泪再也忍不住,一滴一滴落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车间里只听得到电机的呜呜声,还有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那是电脑机车打回针和断线的声音。现在的制衣厂,全都与时俱进,换成了现代高科技的产品。方舒同正埋着头,伏在机车上忙得不亦乐乎,手中的前片后片在机车上飞速成型。这是一个专门生产短裙的制衣厂,工资计件,工时从上午八点至晚上十一点,只有中午休息一小时。除头一月的工资当作公司押金,余下的月份都在一号按时发放,每月只有一号一天假期。所有员工吃住都在厂里,每晚准时十二点半熄灯就寝。

其实就是因为做衣服太过辛苦,方舒同才想去外面碰碰运气,结果还是被打回原形。每天一下班,冲凉洗衣服忙完后,腰酸背痛的方舒同头一挨枕头,就会沉沉睡去,连梦都不敢做。

明天就要发工资了,方舒同决定请几位在这段时间一直挺照顾他的同事到外面撮一顿。要不要请庄玫呢?想想刚进厂时,这位美女质检多次对他高抬贵手,有时还站在他身后,对他多番指导。可他又怕自己多心,可能每个刚进厂的员工她都会如此吧?方舒同隐隐觉得,有一股不安的情愫正悄悄在心里滋生

在湘菜馆的一个包间里,方舒同静静地看着同事们笑着,闹着,嘴角不自觉地挂满了笑意。他不会喝酒,同事们屡劝无效后,便不再管他,各自逮着对象拼酒。

“方……方舒同,来,我敬你一杯!”坐在他左首边的一个长发美女站了起来,端起酒杯,递到方舒同面前。

方舒同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地站起来,不敢看那张近在咫尺清秀绝伦的脸庞。

“ 庄,庄检,我,我不会呀!”方舒同语无伦次,心怦怦地似要跳出来。

“我不叫庄检,我叫庄玫。都两月了,难道你还不知我叫什么吗?”庄玫笑吟吟地望着狼狈的方舒同,那张白皙的脸蛋上,因了酒精的作用,透着一抹红晕,有着惊人的妩媚。

“不会也得喝,今天你可是东道主哟。”庄玫的话立即引来大伙的附和,“对,今天你是东道主,都不陪我们喝酒,太没意思了。”几个男同事立马嚷嚷起来,一下来了兴致,都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坏笑地看着方舒同。

“那好吧,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不过我事先声明,待会我醉了,你们可得扶我回去!”方舒同嗫嚅着,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大伙一下哄笑起来,几位男同事更是拍着胸脯保证。

几杯烧酒下肚,火辣辣地烧得方舒同云里雾里,迷迷糊糊间,他仿佛看到几位男同事都趴在桌上不省人事,耳边充斥着叽叽喳喳的几位女孩的声音。他忽然记起还没结账呢。

“服……服务员,结……结账!”方舒同努力地站起来,

“还结什么啊?早结了。唉,现在怎么办?一个个就这点酒量,还硬充什么好汉!”耳边依稀是庄玫抱怨的声音。

方舒同不知是怎么回到厂里的,只是恍惚间伏在一个软玉温香的怀里,鼻子里满是阵阵的女人幽香。

第二天上班时,方舒同问坐在旁边的同事谢芳,才知道昨天是庄玫替他结的帐。

中午吃罢饭,方舒同趁洗碗的时候走到庄玫旁边的水龙头,故作镇静地对庄玫说:“昨天多谢你了!一共多少钱?我还你。

“什么?你在和我说话吗?”庄玫偏过头望着方舒同,脸上满是调侃的笑意。

“嗯。庄检,你快告诉我,昨天到底多少钱?我还你!”方舒同不敢看庄玫,心却不争气地跳得厉害。

“我再说一遍,我叫庄玫!不叫庄检。”庄玫甩甩手里的水珠,一路笑着跑向厨房放碗去了。一阵熟悉的幽香钻进方舒同的鼻子。昨天难道是她……方舒同怔在那里,忘了还钱的事,等他回过神来,已不见庄玫的影子。

方舒同惦记着还钱的事,却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有时庄玫来到他身后,可没等他开口,她却又走了。有时一整天也不见她人影,也不知她干什么去了。就这样,不知是因为还钱的事,还是方舒同隐隐觉得喜欢上了庄玫,反正他的心里整日整夜记挂着她。

随着盛夏的来临,制衣厂的生意也渐渐淡了下来,厂里决定不再加晚班。整个车间听闻消息一片欢呼。方舒同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连着几月没翻过一页书,他总觉得空落落的,现在可好,终于有闲暇看看书,可以填补这几月的饥渴了。方舒同想到这,不由苦笑,原来,心底的执著一直不曾舍弃。

方舒同静静地坐在厂区办公楼阳台上的一个角落里,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身上,在这一刻,他仿佛无比的惬意。完全沉浸在书中的他丝毫没感觉到身后站着一个人。

庄玫看着方舒同读书的样子,这个大男孩专注的神情在这刻透出的深邃和优雅,仿佛触动了她的某根弦,一潭死水的心湖竟微微泛起了涟漪。她悄悄坐到方舒同的旁边,一言不发,望着落日的晚霞怔怔出神。

方舒同被旁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看清来人是庄玫,顿时欣喜若狂。他手忙脚乱地放下书,忙从兜里掏出钱来 ,“庄……玫,给,还你钱。”

“多少?”庄玫笑吟吟地接过钱,眼里却掩不住一抹哀伤。“哟,足足一千。你什么时候成了大款来着?这样吧 ,今晚本小姐心情不好,你陪我去k歌,吃夜宵,所有花销都算你的,咱们两不相欠。”说完,庄玫将钱塞进方舒同的手里,“你先准备一下,将自己打扮得精神点,到厂门口等我!”

方舒同看着庄玫一杯接一杯拼命地灌酒,再也忍不住,劈手夺过杯子,重重地扔在桌上,一言不发,拉着庄玫跑出了歌厅。

在天桥底下的长凳上,方舒同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要如此折磨自己?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庄玫看着方舒同,眼神复杂。沉默良久才幽幽道:“我只是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么贱?为了钱出卖自己!像个玩偶,任人摆布。”庄玫茫然地望着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眼泪无声地滑落脸颊,“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是个贱货,是别人的小三,是小三!哈哈哈……”她歇斯底里地吼着,带着疯狂的绝望。

方舒同怔在那里,心被针扎似的难受,不敢接受从庄玫嘴里蹦出的残酷话语。一切来得是如此突兀,他还没来得及向庄玫诉说倾慕的喜悦,却在转眼间被打入地狱。他突然变得无比狂躁,有一种不管不顾的念头。他猛地将庄玫搂在怀中,低下头,吻住庄玫丰满的嘴唇。

庄玫猝不及防,本能的挣扎后,很快软化在方舒同火热的吻中。良久,俩人才不舍地分开。庄玫满含柔情,看着方舒同怯怯地问:“你……喜欢我吗?”方舒同紧紧搂住庄玫,坚定有力地回答:“不是喜欢,是爱!不管你以前怎样,现在的你只属于我!跟我走吧,去南方,远离这里。”

庄玫低下头,沉默良久,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抬起头,眸子燃烧着火热的光芒,“好,我们一起走!我早已厌倦了这种生活。不过得等一段时间。”

方舒同从庄玫口中得知,包养她的是一个服装老板,此人神通广大,在黑白两道呼风唤雨。他与这个专业生产短裙的制衣厂老板是同乡,常过来这里玩。他见庄玫长得漂亮,便通过各种关系打探庄玫底细,知道庄玫有个弟弟正在读大学,父母离异,母亲独自一人抚养他们俩长大成人,由于积劳成疾,病倒在床,庄玫既要供弟弟读书,又要给母亲治病,靠她一人打工挣钱实在难以维持。服装厂老板慷慨解囊,一下拿出二十万,条件是庄玫必须跟她维持一年的关系。

其实一年之期早已满了,可服装厂老板威逼利诱,就是不准庄玫离开他。庄玫早已身心俱疲,直到遇见方舒同,庄玫那颗死去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方舒同决定带着庄玫离开,一起去广州。方舒同的辞工报告很快批了,工资也结算了。可庄玫的辞工报告老板却不肯批,在老板的办公室,庄玫与老板大吵一番,老板才同意,不过工资得明天结算。

方舒同背着行李离开了制衣厂,他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下来。想到明天就能和心爱的人一起双宿双栖,他兴奋得无法入睡,实在抑制不了满心的喜悦,想给庄玫写一首诗,明天亲手送给她,他要看到庄玫满脸幸福的样子。

第二天清晨,当方舒同来到制衣厂,远远地便看到庄玫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长发飘飘,像一位摇曳的风中仙子,正向他招手。方舒同快步走过去,从庄玫手里接过行李,和庄玫一起向他住的小旅馆走去。方舒同将一张纸条递塞给庄玫,“给,为你写的。”

庄玫好奇地打开纸条,正是方舒同昨夜在小旅馆写的一首《请来我浮生做客》。庄玫满心欢喜,她突然觉得自己此刻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正是上班的高峰,路上人来人往,车流如织,方舒同欢快地在前面走着,他毫未察觉一辆本田正急速向他冲过来。

“小心!舒同。”方舒同只觉一股大力将自己远远地推了出去,只听“砰”的一声,随即刺耳的刹车声传进耳膜。方舒同跌坐在地,他回过头,一抹凄然的鲜红映入眼帘,他看到庄玫像一只蝴蝶在空中飞舞,划出一道绝望的弧线,重重地抛落在地。

在不远处的一辆大奔上,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探出头,他满含怨毒地看了方舒同一眼,随即绝尘而去。

方舒同颤抖地扶起庄玫,他多么希望奇迹会出现,不会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庄玫还没和他过上一天好日子,老天不会如此残酷,不会从他身边带走庄玫!看着庄玫身下一滩怵目惊心的鲜红,方舒同感觉身体里的血液被全部抽空,他轻轻呼唤着庄玫,抚摸着庄玫那张美丽纯洁像天使般的脸庞。

许是听到方舒同的呼唤,庄玫缓缓睁开了眼睛,她微笑着看着方舒同,张嘴想说话,却喷出一口鲜血,像一朵火热刺眼的玫瑰,映在方舒同胸口。庄玫虚弱地抬起手,摊开手心,赫然是方舒同给她的诗。庄玫的眼里洋溢着幸福的笑意,她努力张开嘴,虚弱的声音几不可闻:“舒同,你的诗我好喜欢,我……我要带它去天堂!你念给我听!”

方舒同的眼里滴出了血泪,他紧紧搂着庄玫,嘴里喃喃地反复说着:“庄玫,你不会有事的!不会!一定不会!好,我念给你听!”

请来我浮生做客

我的眼里没有颜色

沉寂的海混沌未分

在太阳升起的地方

我把心高高挂起

渴盼第一缕阳光

涂满天堂的颜色

我第一次看见这个世界

是你一抹凄然的鲜红

从此在跳动的脉搏里

欢快中隐隐有着一份伤痛

我苏醒后的人生

是你教会我甜蜜的微笑和快乐的心情

在行走的路上

我眼里的风景

只有你的笑魇最美

我多么希望你能留下来

留在我的浮生里

宠溺我如婴孩般稚嫩的心思

纵容我无畏的天真向往

我多么希望你能留下来

留在我的浮生里

住进我不沾染尘色的世界

那里有圣洁的天堂颜色

可以为你抹去隐隐的鲜红哀伤

……

方舒同在隐隐的血色泪光中,依稀看到庄玫正缓缓飘起,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飞去。

小儿癫痫病的症状都有哪些
强力抗癫痫药物都有什么
癫痫病吃什么药治疗的好

友情链接:

熬清守淡网 | 第二十一 | 膝盖摔伤怎么消肿 | 全民英雄卡片爆率 | 短发怎么用卷发棒 | 混凝土固化剂施工 | 月经的原因